撒谎,其实也是个技术活儿 比说真话更加“烧脑”

来源: 我是科学家iScientist

撒谎有多简单?

简单到可以张口就来——“吃过了”“没哭啊”“身体还好,别惦记”。

撒谎有多难?

难到撒谎的人一张口就破绽百出,生理反应和语言表达都有可能出卖你。

撒谎,其实也是个技术活儿。

撒谎比说真话更加“烧脑”

谎言主要体现为语言上的不真实,一个精心设计的谎言很难被识破、可以瞒天过海。现在,心理学、脑科学等领域的科学研究,可以帮助我们从认知的角度戳破谎言。

激活-抉择-构建-行动(activation-decision-construction-acting theory,ADCAT),是科学家提出的一种说谎对应的认知加工模型。这个模型认为,一个人在说谎前,大脑首先会激活并产生真实的信息(真话);然后,这个人会根据自身的利益选择是否说谎;如果决定说谎,就需要再在脑中构建一套虚假的信息(谎话);最后表达输出这套谎话。

 撒谎者不自然的表现|《致命女人》

神经心理学的荟萃分析表明,当一个人说谎的时候,工作记忆的负担会有所增加。主要原因是,说真话只需要提取、组织已有的记忆,想到什么就说什么,简单直接;而编造谎言则不同,说谎者要在记忆提取的基础上,再额外虚构一个故事,并想象出所有对应的背景细节。也就是说,准备谎言的大脑需要同时处理真相和谎话,才能让说辞自圆其说、滴水不漏。

尤其是在没有事先准备的情况下,说谎者的认知和工作记忆负担会更大。这是因为,他们要确保自己能“随机应变”地编造出的新细节,而这些细节和已有的细节不能互相矛盾。也就是说,随着谎言信息量的增加,认知负荷以及维持谎言的难度可能会呈指数式增长。

你撒起谎来,还挺明显的

语言是另一个我们可以用来识别谎言的依据。

相比起眼神、表情、脉搏、汗腺等心理和生理变化的外在表现,说谎时的言语内容是说谎者相对容易控制的部分,而且也是最容易预先设计的。

所以,只要有可能,说谎者大都会提前“备稿”。但这种刻意的备稿和“背答案”反而可能让谎言欲盖弥彰,其导致的后果是谎言的结构化和时序性程度都比真话要高得多。这会导致陈述过度呆板,比如,会出现常见考试作文模板“首先……,其次……,最后……”

2007年第79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外语片《窃听风暴》中有一个片段,CIA情报人员在课上给年轻的侦查学生听一段审讯录音,问:

电影《窃听风暴》截图

“从他的供词中,你们发现了什么?”

“完全相同,只字不差。说真话的人会随意改变句型结构,而说假话的人会重复相同的话。”

除了语言表达呆板、刻意外,措辞的疏离感也是谎言的一大特点。以美国前总统克林顿的谎言为例,他就莱温斯基的指控而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中“义正言辞”的自我辩解正是如此。

“我跟莱温斯基没有发生过性行为。(I did not have sexual relations with that woman, Miss Lewinsky。)”

克林顿在陈述中采用了“最少自指的否定形式(minimal self-references, negative)”,以便通过这种疏远性的措辞,撇开主语(我)和代词(莱温斯基)之间的关系。

更多地谈及他人,更多地使用第三人称来拉开距离、让陈述内容脱离自己……这些都是逃避式谎言的表现。在做这种欺骗性陈述的时候,说谎者的语气常常显得高亢、紧张但又充满克制,这些特征反而使得说谎者更容易暴露自己。

谎话的另一个特点是句式累赘、啰嗦。就像另一位美国前总统,尼克松,针对水门事件发表电视讲话时说:

“我可以明确地说……白宫的工作人员中没有任何人,目前的雇员中也没有任何人,参与这个非常诡异的事件。(I can say categorically that … no one in the White House staff, no one in the administration, presently employed, was involved in this very bizarre incident。 )”

尼克松声明中的用词都比较简单,这是因为撒谎使得认知负担加重,因此说谎的人通常不会用复杂的词语来解释事件。同时,谎言的句子结构往往冗杂。原因是,说谎者总会不由自主地在句子里插入许多不必要的词语和不相关的细节,以便让解释听起来更具体更真实。有句话叫“解释就是掩饰”,尼克松的谎言算是一个例证。

沟通时的回应时长也是识别谎言的一个突破口。有研究表明,比起说真话,说谎话的回应时间会明显增加,通常回应越慢,显得越不真诚。这其中的原因很容易理解,人们在说出假话之前,需要采取额外的步骤来抑制自发的、原始的、真实的回应,自然就需要更多的时间“打草稿”,这种思维抑制的过程导致回应速度的降低,反应时间的延长。

撒谎是个技术活儿

有水平地撒谎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为说话需要较强的认知能力和自我控制能力。

日本的科学家通过神经影像学研究发现,与健康者相比,帕金森病人前额叶皮层代谢程度降低,这意味着他们的认知功能出现障碍。这就导致了一个有趣的结果,即他们因为无法抑制住自己大脑深层的真实反应,所以难以做出欺骗性的反应,最后会在谎言测试中显得更加诚实。

警方审讯犯人也多会选择对方力倦神疲、认知能力不足时进行,这样会大大增加识别谎言的可能性。

即使认知功能完好,说谎时的自我控制也是一项充满挑战的事情。经过专业训练的情报人员可以在接受问讯时神色如常,做到脸不红心不跳地说谎;但大多数人说谎时都需要努力控制住自己的思维和情绪(当然说真话的人也会进行表情管理,但说谎者的自我控制会显得更加刻意),导致说谎的时候通常表现得格外专注。另外,说谎者有时候会在潜意识层面对说谎产生内疚等负面情绪,并不自觉地体现在自己的面部表情上,从而暴露了自己。

图 | 《隐秘的角落》截图

如此看来,撒谎是一件相当有技术含量的事情,不仅需要认知功能完好,能记住错综复杂的信息,还必须既精心又不露痕迹地控制语言表达、情绪状态、心理波动、生理指标等等……总之,想在撒谎过程中滴水不漏地掌控所有细节是不大可能的。

最后,真诚提示:了解这些撒谎特征固然有用,但它们只是重要的线索,不能简单当做确凿的证据。撒谎有风险,真诚为上策!

PC4f5X

文章作者信息...

留下你的评论

*评论支持代码高亮<pre class="prettyprint linenums">代码</pre>

相关推荐